学院新闻

    更多 而且还是然然失魂落魄的模样向自己发出了第一音 admin
     
      但过去的一切,叶小开认为虽然可能美好,但由于他对笔友拂尘的言论深信不疑,却从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。哪怕他自己写道;“山盟海誓古难全,梦里相思总旧颜”。
      
      在拂尘的言论中,人的现存是过去的集合。若曾经的选择不同,那如今造就的便是另一个自己了。不会有现在的心,不会有现在的情。若时光倒流,吃了那后悔药,何尝不是把现存的自己抹杀?骄傲如叶小开,怎可能会去选择抹杀自己?
      
     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幅手笔画,那是雪下一枝梅。曾经叶小开最爱的,然然画的雪下一枝梅。
      
      叶小开做梦也想不到他和然然会有重新站在一起的可能,虽说自己早已不在乎她然然,可是为什么心还会疼?
      
      那雪下的梅花娇艳,却略显稚嫩。然而透过画,叶小开恍惚看见一个可怜的人儿,惹人疼惜。
      
      此刻,叶小开感觉命运是如此的可笑。
      
      以前,他可是从来不懂然然的画的。就像他念叨过无数次的“女人心,海底针”一样,然然画中深意,天知道。
      
      可是现在,在他眼前的好似不是一幅画,而是然然坐在身前,伏在自己耳畔,在轻吟着勾勒一个故事。
      
      每一笔都是一种心境,都是不同的故事。而这些故事,叶小开都懂。
      
      衣不如新,人不如旧。
      
      话虽如斯,但孰不是喜新厌旧。不忘初心,又有几人?
      
      叶小开并不认为自己是那万中无一的不忘初心之人,所以现在他正准备着去追求一个新的姑娘,能给他爱情感觉的姑娘——阿袖。
      
      在叶小开眼里,此时的阿袖聚集着世间所有的美好,貌姑射之仙,夺天地之灵。五千年的华夏,许是只是为了孕育她一人罢了。
      
      然然、阿袖!
      
      叶小开端起碗,把剩余的酒直灌入喉,辛辣刺激着心胸,若火在燃烧。可是,雨水滴在脸上,却是那么冰凉。
      
      许是刚喝的太急,被呛着了。
      
      叶小开止不住的开始咳嗽,他直起身,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梅树。
      
      半晌,他伸出手,在梅树的枝桠上折下一枝,擎在手中,目光温柔地看着,眼神迷离,把尘世遗忘。
      
      折枝寒梅寄旧年,今生今世谁得全?
      
      “寄寒枝兮陇上,稚子得之不忘!
      
      旧人笑兮无憾,醉客归墟怀怅!
      
      可恨红尘无逆旅,百代江湖留此身!
      
      爱花终是旧身好,此身不抵旧时情!
      
      …………”
      
      酒消人瘦,吟罢无言。
      
      叶小开终是做了那无情之人,把梅枝寄了旧年,不复念。
      
上一篇:每一种事物都有其应当出现的时刻 下一篇:因为工作和春节原因也没时间写东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