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院新闻

    更多 天空中淅沥沥飘着雨穿过头前梅树的枝叶 admin
     
      
      倾碗酒,坐在石阶前看雨打枝头。
      
      此时,正是初夏时节。
      
      划过叶小开的指尖,跌落入酒碗之内。酒水混杂着簌簌不止的雨水,被叶小开张着大口,咕咚咕咚的吞咽着。
      
      叶小开并没有感觉这酒和没掺雨水的有多大区别。或许,因为他不懂酒。但这碗酒已被他饮了大半,并且又将再次饮下。
      
      “三生石前若是客,谁人留刻许孽缘?”
      
      华为手机嗡嗡的震动着,叮咚声和着细雨,清脆的QQ提示音在嘴唇沾上碗沿之前传入叶小开耳中。
      
      他晃了晃手中酒碗,似是力不从心,抬起头,任雨水在脸上涂抹,然后轻摇着手臂把酒碗放下。拿起手机,撇了一眼,遂即陷入了魔怔,一动不动,也不点开手机,就这样怔怔地不言不语。
      
      “然然。”
      
      叶小开最终还是打开了手机,嘴里轻声念着发来消息之人的名字。
      
      若不是前段时间然然率先联系他叶小开,或许叶小开早已把然然这个名字遗忘。正如他自己说的:“人如痕,时光若尘。总有一天,你也会将我忘记。”
      
      默娘子不知道如今有没有把他叶小开遗忘,可他叶小开是真的已把然然埋葬在心底,把然然两个字打入了心底N+1层处.
      
      今天,恍惚记忆中的那个时间,一样的初夏时节,一样的地方,他手握手机,看着然然发过来的信息。
      
      只是,真的一样么?
      
      曾经,叶小开幻想过:如果自己和然然在一起,那么这一辈子.....
      
      可是,曾经的如果只会是如果,而不是现实的模样。叶小开、然然都遇到了自己相信那是自己一辈子要在一起的人。
      
      所以,勾过尖,搭过背,牵过手,逛过街,曾经彼此喜欢着对方,却没有踏过那一步的他们,不复联系。
      
      当叶小开对默娘子说出“总有一天,你也会将我忘记。”时,他想的应是然然吧。
      
      但过去的一切,叶小开认为虽然可能美好,但由于他对笔友拂尘的言论深信不疑,却从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。哪怕他自己写道;“山盟海誓古难全,梦里相思总旧颜”。
      
      在拂尘的言论中,人的现存是过去的集合。若曾经的选择不同,那如今造就的便是另一个自己了。不会有现在的心,不会有现在的情。若时光倒流,吃了那后悔药,何尝不是把现存的自己抹杀?骄傲如叶小开,怎可能会去选择抹杀自己?
      
     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幅手笔画,那是雪下一枝梅。曾经叶小开最爱的,然然画的雪下一枝梅。
      
      叶小开做梦也想不到他和然然会有重新站在一起的可能,而且还是然然失魂落魄的模样向自己发出了第一音。虽说自己早已不在乎她然然,可是为什么心还会疼?
      
      那雪下的梅花娇艳,却略显稚嫩。然而透过画,叶小开恍惚看见一个可怜的人儿,惹人疼惜。
      
      此刻,叶小开感觉命运是如此的可笑。
      
      以前,他可是从来不懂然然的画的。就像他念叨过无数次的“女人心,海底针”一样,然然画中深意,天知道。
      
      可是现在,在他眼前的好似不是一幅画,而是然然坐在身前,伏在自己耳畔,在轻吟着勾勒一个故事。
      
      每一笔都是一种心境,都是不同的故事。而这些故事,叶小开都懂。
上一篇:缓缓地点燃了她以前写给自己的那些纸条 下一篇:爱花终是旧身好此身不抵旧时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