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院新闻

    更多 缓缓地点燃了她以前写给自己的那些纸条 admin
     
      
      窗帘上的光影起伏,我恍惚懂了,这一生,若面包起痕。而你,或许不止是你,都如漾起的波痕,渐渐远去,被时光磨灭。而唯一还在的是面包,是家,是他。
      
      可是,叶小开呀,磨得去的是时光,抹不去的是记忆。
      
      落雪飘香总是寒。——叶小开
      
      雪夜,叶小开点了根烟。
      
      曾经,就是在这样一个雪夜里,他和她相知。然后,他们发生了一些美妙的事情,让他把她铭记。他称她为:默娘子。
      
      他开始为她讲那些幼稚的童话,开始静静地听她说的每一个字,开始成为他人眼中的她的他。
      
      可是,这一切都只应是一场梦,一场不应该存在的梦。叶小开知道,她不属于他:在踏临人间前,三生石上,她刻上了一个名字,那么的刺眼。而自己,只是她的摆渡人,冥河前的摆渡人。
      
      正如一切的故事一样,每一个女主最后都会有一个温暖的他。而他,她刻的名字的他,终究出现在了她的眼前。
      
      所以,叶小开决定离开。他来了,那么我便不该存在下去,便应该消失在她的生命之中,渐渐的,不为人知。
      
      而到了今日,叶小开终于失去了默娘子的联系。这一刻,他说不出的心中一松,就好像身上带了数年的枷锁就此扯去,浑身自在极了。只是,胸中也变的空荡荡的,若是少了些什么。
      
      烟,咀嚼着夜色的冷漠而燃,吞吐记忆的漂渺。
      
      火,摇曳在雪粒的阴影之上,轻舞着化为灰白。
      
      叶小开轻微的咳嗽着,他并不会吸烟。但今夜,他还是点燃了这根烟,那怕呛得他眼泪都要掉下来。他总觉得:每一种事物都有其应当出现的时刻。而此时,便是烟这坏东西该出现的时候。
      
      在咳嗽声中,叶小开恍惚看到了一个年幼的自己倚在草屋,看着雪沿着缝隙飘零着打进屋内,落在自己手心。然后一声轻咳,嘴角勾勒出一丝微笑。老式的诺基亚手机屏幕上,开始出现一个个可笑的故事。
      
      看着眼前的白纸条完全化为灰烬,叶小开伸出手,任雪花扑在自己手心。凉丝丝的,冰彻骨。
      
      落雪飘香总是寒,冷些,不是正常么?
      
      叶小开自嘲般一笑,拿起扫帚,把灰烬扫进了垃圾桶,进了屋。
      
      折枝寒梅寄旧年,此生此世谁得全?——叶小开
上一篇:有的是那一曲引人陷入思绪纷飞的音乐 下一篇:天空中淅沥沥飘着雨穿过头前梅树的枝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