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院新闻

    更多 有的是那一曲引人陷入思绪纷飞的音乐 admin
     
      在天上,高高的有一朵云,而云本是水的凝结,是苍天的泪痕。
      
      于是,在你的云水阁,让人跟着落泪的歌。
      
      迷茫的我不经意间踏在你的云水之间。可是云水有泪,它唤起心底隐藏的坟,轻轻的打开那三世铜棺,滴落在骨骼。
      
      那是痛,是悔,是千悔压心底泣血。
      
      是我误入你处的惩罚吧,我这罪身脏了你的云,你的水。
      
      浣不尽我这一身的过,对不起云水的执着。
      
      在这深夜里,行走在北风中,裹着破旧的蓝衫,无言的望着冷月,眠。
      
      清过了留言板,如在轮回中看着自己,骂着自己,却只能由着自己一步步走到现在。
      
      每一次的落下键盘,就是一个故事在泯灭,就是那把匕首终于稍稍刺进了血肉,滴血。
      
      一次次的,胸口糜烂,麻木。到最后,连泪都落不下来。
      
      第138章默认分章[138]
      
      人如痕,时光若尘。总有一天,你也会将我忘记。——叶小开
      
      天,是透明的。
      
      阳光,怀着温暖的神气。
      
      那时,你手中捻着苇竿,眺望着湖中的莲花,若有所思。
      
      而一旁,是我。与你没有一丝默契,俏立在芦苇荡边,捏起手提袋中面包,向湖中的游鱼砸去。没有一丝你说的,淑女形象。
      
      “叶娘子,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么?”
      
      忽然,我扔下手提袋,满怀欢喜的问了你一句。却见你头也不回,答了句:“不会!”
      
      “呃。你怎么能抛弃我!”
      
      “不能么?”
      
      “不能!”
      
      我抢过你手中的苇竿,狠狠的摔在地上,气呼呼的指着你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叶小开,如果你有一天敢离开我,我一定杀了你。”
      
      “默娘子呀,你总有一天会嫁人的。”
      
      说话的时候,你神色落寞。
      
      “总有一天,你会离开我的。”
      
      那时,我只当是玩笑。拾起被我甩在地上的面包,继续砸鱼为乐。
      
      然而弱水三千,唯一瓢可饮。
      
      我终是如你所言,选择了他。
      
      于是,我慢慢忘记了一个人,忘记了我的叶娘子。
      
      而今躺在床上,翻开日记,发现了那尘封的名字:叶小开。
      
      于是着,一大片的记忆向我涌来。
      
      或许正如你曾说的,可惜不是你。举杯欲饮人却非,是无言的无奈。也笑想,那时你远望的不是荷叶,而是她罢。
      
      人如痕,时光若尘。
上一篇:这不堪如今在我心里扎下了根 下一篇:缓缓地点燃了她以前写给自己的那些纸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