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院新闻

    更多 这不堪如今在我心里扎下了根 admin
     
      如题,我是有多么的不堪。
      
      当年,你把这句话留在了我这里。可是现在,长成了参天大树。是否,它更该与我同在?是否,他本就属于我?是否,我这灵魂本就是不堪的,丑陋的,可悲的。
      
      当年,你说,清人了,你独留下了忘尘。可是现在,我清留言板了,却不知该留下些什么。
      
      或许,这一声声咳声,这无声飘落的泪痕是我本该早就付出的。不然,这些年来的错谁又来尝?
      
      冰凉的手触摸着尚有一丝暖气的胸口,幻想着手中有一把匕首,狠狠地插下,就这样,结束吧。
      
      可是,我不敢,有太多的借口堵在胸前,让这匕首生锈,麻木,无力。
      
      终究,是一个可鄙的小人,不是你们心中的那个忘尘。
      
      【玉儿】
      
      在最初
      
      我会静静的看着芦花
      
      在最初
      
      芦花败了会有诗发芽
      
      在最初
      
      诗歌远了会有汴水的她
      
      在最初
      
      汴京沉了会有柳池遗下
      
      到最后
      
      梦在柳池不愿醒
      
      到最后
      
      兄弟抱拳非知己
      
      到最后
      
      落雪掌中空空留痕
      
      到最后
      
      一袭蓝衫不念她
      
      10.8 留言板
      
      你曾说:原来晚上淋雨是一件很美好的事,只是雨不够大,要是再大点就好了。
      
      是呀,一场雨总会冲刷掉一些。不管该不该留下,都会随着水滴滴落到时光的尽头,然后在心底,忘记。
      
      那些记忆,许是你早已忘了。毕竟,我是一个可恨的人,我素小人。
      
      端不起桌前的茶水,心随勾子在岁月的河畔打捞,痴想着能拾起些什么。
      
      然而收获的只打落的杯子,以及弯下腰,捡不起的这黑夜。
      
      我好恨,恨自己太懦弱,不够勇敢,低下了头却又念念不舍。
      
      再多的话到头留下的只能是沉默,是自鄙。
      
      ‖残缺的心终究不抵一场雨,而这雨,却是我下给了你‖
上一篇:不料素素竟开始在老树下呼唤自己 下一篇:有的是那一曲引人陷入思绪纷飞的音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