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院新闻

    更多 不料素素竟开始在老树下呼唤自己 admin
     
      “师兄,快来救人!”
      
      陈钰并未多想,正欲转身回到素素跟前,似是有了情况。
      
      匆匆回到老树下,素素正扶着一个昏迷的少年。那少年大约十三四岁,左臂血淋淋的流着鲜血,胸口也有一道血印,恍若猛虎在吞噬着少年的生命力。疼的他虽昏迷着,紧闭着双眼,但在梦中也止不住的呻吟。
      
      陈钰迅速查看了少年的伤口,从怀中拿出止血丹送去少年口中,助其缓缓咽下。然后,撕下自己右袖的一角,绑住了少年左臂的伤口。
      
      “这里不安全,我们该离开了。注意处理遗留的痕迹,师妹。”
      
      陈钰背起少年向着密林中走去。素素跟在身后,小心地处理着留下的踪迹,谨防有人追踪。
      
      在陈钰三人离开片刻,一伙儿五人小队,骑着青骢马追至了老树下。
      
      其中在前面的一个黑衣刀疤男子快速下马,仔细的打量下四周。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一块光滑的青石岩上,上面的雨滴很少,与其他地方已经被雨水几乎全部划过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      
      这时候他的嘴脸露出一丝冷笑,手中的大刀在青石岩附近晃来晃去。地上的树枝,枯叶开始满天飘零。忽然,刀疤男子由于没有发现什么,原来就冷俊的脸越来越显得狰狞的面目竟如花般笑了起来。
      
      只见他手中的大刀已经停下,一片沾着血迹的树叶留下大刀刀侧之上。
      
      “老大,看来萧家那小子被人救了。不过,救人的也是个雏儿。”
      
      刀疤男子半跪在领头人马下,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何以见得。”
      
      说话人声音温文尔雅,若是换个地方,一定会被人当做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富家书生公子。谁又知道,此刻他竟是一个杀人无形的领头之人。
      
      “可以看出,他们是入了密林。虽然他们消除了一些痕迹,可是手法太拙略了。何况,连这都被我找到,怎会是老江湖?”
      
      说罢,刀疤男双手递上那片沾着鲜血的树叶,心中含怯的看着领头人。
      
      “嗯,不错。不过,我们也要小心。追!”
      
      领头人满意的点了点头,示意刀疤男上马,向着陈钰等人追去。
      
      刀疤男暗暗松了口气,才发觉背后的冷汗浸湿了内衣。不再多想,赶紧上马,向着密林方向开道。
      
      前方,陈钰三人默默地前行着。不一会儿,身后急切的得得的马蹄声传来。
      
      “师妹,不必处理痕迹了。敌人要来了,你带着这小子快走,我抵挡一阵。”
      
      说话的时候,陈钰面色焦急,若师妹出了什么事,自己怎么向师傅交代?
      
      “这位师兄,放下萧某吧。我萧汐夜一个路人,不值得你们冒险。”
      
      陈钰正待把这少年交给素素,谁料他竟在背上醒了,说了这么句话。
      
      “萧少侠看不起我么?虽然我不如师兄功夫高,但我岂会把你扔下。”
      
      素素虽知形势危机,但在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小屁孩跟前露怯,怎么可能。况且师兄功夫高强,在前面顶着。
      
      “若今日不死,萧某定有厚报。”
      
      萧汐夜哽咽的看着素素和陈钰,看着素素把自己背上,说不出话。
      
      “快走!”
      
      陈钰感到敌人越来越近,大声对素素说道,无意间带着呵斥。
      
      “师兄,小心。”
      
      素素背着萧汐夜,望着陈钰不舍的离去。
      
      “哪里走!”
      
      一声冷笑,一柄大刀如长了眼睛,直飞向素素。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这不堪如今在我心里扎下了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