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业门道

    更多 手机里不停地放着齐秦的我是一只来自北方的色狼 admin
    手机里不停地放着齐秦的我是一只来自北方的色狼
      ,外面正是狂风夜,我躺在医院的床上,拿着个NOKIA全键盘手机,至于我为什么会住医院,因为这个无关紧要,所以这里一笔带过,在住院的这两个星期当中,我是无比的寂寞,空虚还有冷,我每天都想很多事,但我每天都只做三件事,吃饭,睡觉还有拉屎,这对我这个正处人生大转折的男人,无疑是心灵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,好多次看着窗外我都有跳下去的冲动,不过最后理性还是告诉我:好死不如赖活着,于是我内心无比强大的阿Q精神暗示我:孙子才跳呢!我就苟且偷生下去吧,不过我觉得偷生归偷生,我不能不思考问题,一个人可以停止呼吸,但绝不能停止思考,人类最强大的不是核武器,也不是计算机病毒,而是强大的思想和精神世界,为什么孔子成了大圣人,而你没有,不是因为他比你帅,只是因为他思想和精神世界比你强大,不过想想,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圣人或英雄的,英雄只有那么几个人,而剩下的人就是用来衬托英雄的,没有我以及像我这样的狗熊,哪来你们英雄,就算你们carry一两个小时神装出世,你们也是寂寞难耐,因为没有我们这些狗熊让你们杀,最后你们还不是像寂寞的阿尔萨斯一样孤独地弹着吉他,哈哈,扯远了。我强大的思想世界让我每天对人生进行着总结,这里有我几点纯属个人的感想和大家分享,也许是因为个人文化有限,我暂且只能想到这些,首先,生命诚可贵,一个人最重要的不是名誉,不是地位,不是金钱,而是健康的身体,以前我总觉得人最重要是这辈子挣花不完的钱,到哪里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才是最大的成功,自从我住院我就不这么认为,因为只有你拥有健康的身体你才能去享受生活,感受人生,感悟真理,钱再多你也带不走,荣誉再多最后也会化为乌有,所以现在拥有健康身体的朋友请你们珍惜自己,多去享受生活,不要总是追求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,有些东西不能强求,命中有时终需有,没有成功的朋友也要放平心态,其实有时候结果并不重要,你完全可以去享受那个过程,这就像登山一样,有些人为了登到山顶的成功,埋着头匆匆到达山顶,而有些人并不是为了到达山顶,所以他会时不时地停下来欣赏风景,这也是一种生活态度,此时我又想到海明威在老人与海里面写的老人圣地亚哥,就算最后带来的是鱼骨,他也享受了那次捕鱼的快乐,所以朋友请珍惜生命和生活吧。其次,我这次住院我要感谢所有来看过我的人以及打电话或发QQ问候我的人,我能有勇气活下来以及想要赶快康复出院的信念都是你们给我的,我很感谢你们,下次如果你们也住院了希望你们第一时间通知我,就算我不能过去我也会第一时间送出我的关心,这次住院没有告诉我的家人,因为我觉得男人在外就要像男子汉一样承担一切,你不再是个孩子,不能像小时候一受欺负就眼泪鼻涕的回家寻求保护,现在你不管怎么样,都要把自己最快乐的一面展现在父母面前,因为这样他们才能不用为你担心,住院第一天夜晚痛的我几乎流下眼泪,我忍不住拿起那个呼唤我好久的手机,但是最后我还是放下了,父母为我已经操心的头发都白了,每年回去我都会发现他们头上又多了几根白发,说实话,当时我多么想像孩子一样在他们怀里大哭一场,就算哭的天昏地暗他们仍然会用那双布满老茧的手抚摸着你,然后嘴里还不停地安慰着你,在父母面前,不管我们多大,我们永远都是孩子,因为父母也是他们父母的孩子,自从高中毕业我就离开父母,我知道这一次的离开就意味着以后再回到父母身边很难了,因为我们也会成为父母,也会拥有自己的家庭,也会有一天失去自己的孩子,无数次我都在想是不是我们人类消失以后,就会祖祖孙孙在天堂相遇,大家那时候才是真的团聚,每天可以在天堂的饭桌上吃着饭,喝着酒,聊着天,讲述着一代又一代的故事。现在我还很庆幸互联网并不是普及到每个人,不然我妈要是在网上看到我这篇日志,她会左手提着菜刀,右手提着母鸡,连夜杀到我这,进门先象征性的砍我一刀,然后骂我这个不孝子,然后吼来护士,然后毫不留情地训他们一顿,说给我儿子吃的什么饭,然后问医院有没有能做饭的地方,她要给我炖老母鸡,哈哈,希望老妈不要生气,我只是实话实说。在此我还要感谢我的张班长,是他照顾了我前一周,还有可爱的海哥,以及现在还在照顾我的小强,他很辛苦,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相依为命,忽然想起陈情表里面的穷穷孑立,形影相掉,大概就是形容我们吧。最后,我就是很想我的哥们,你们现在不知道怎么样,也许有些很好,有些不尽如人意,不过不管怎么样,希望你们永远记住兄弟我,有时间多联系,不要天天给你们老婆打电话,一年舍不得给兄弟打一次,老婆像衣服,兄弟如手足知道不,我基本都和你们在联系,很少和老婆联系,有什么不如意都可以告诉我,正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,有问题大家一起想办法,现在真的很想和你们大喝一场,战个五六百回合,哈哈,有事常联系,祝你们身体健康,工作顺利,早生贵子,小弟有礼了!
      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因为本人自身是个篮球迷对篮球一直很专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