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校合作

    更多 木案在兄弟二人的压迫下咯吱吱发响 admin
     
      
      “大哥,李将军已经被我的人安送往汴城了。”
      
      看着一脸微笑胜券在握的大哥,顾海岸忽然轻声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什么?将军发生了什么事!”
      
      顾经年失声道。难道将军遭遇了什么不测?不然何须自己弟弟的人护送?
      
      就在这一瞬间,趁着顾经年因吃惊而气力不免的一怠,顾海岸狠狠的把大哥的手掌拍在了案上。
      
      然后轻吁了口气,被教训了这么多年,这可是自己的第一次胜利。
      
      “没什么事。李将军只是遇到了与我随行的花尘姑娘,她本就是来看李将军的,所以她索性带李将军回花家了。我只是派人护送一下。”
      
      说的虽然看似很轻松,但看着没有一丝要殴打自己意思的大哥,顾海岸微微有些丧气,他意识到李玉箫在大哥心中的地位,恐怕他将懈力保护之前的战果,轻易不会选择离去,这次劝说看来不易。
      
      “那么,你来就仅仅是因为圣上派你来保护落小彼?”
      
      盯着顾海岸看了片刻,顾经年没有找到什么疑点,可是,他还是道。
      
      “是。”
      
      顾经年舒了口气,可还没等他反应顾海岸就继续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但更是为了劝你离开,不然落小彼来之日,我怕便是我要为大哥收尸的倒计时。”
      
      “我不可能离开。”
      
      顾经年看着自家弟弟,神色肃穆地伸手指了指帐外,然后指了指脚下的土地。
      
      “他们在,我不能走。这里,是我守护的地方。”
      
      “大哥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不要多说,一切我都明白。只是,我不能走。”
      
      兄弟二人的谈话持续了一个上午,结果如何,无人可知,只是我们最终看到顾海岸被哥哥送到了一个军帐睡觉。而他自己,望着汴城的方向。将军,你还好么?
      
上一篇:只因感觉脚下踩到了什么略微软软的 下一篇:平步青云的陈家欲改革朝堂的陈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