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校合作

    更多 只因感觉脚下踩到了什么略微软软的 admin
     
      混蛋!”
      
      金蝉看着逼进的一支大军倒是没觉得有什么。毕竟,待其靠近,自己早已溜走。只是从大军中那飞出的那一道白衣,直射而来,目标赫然是自己!而其身后,跟随着的是十余名江湖高手!
      
      “走!”
      
      本想割下李玉箫的头颅,白衣却已经临近。星光下,竟是一名绝色少女,瓜子脸,柳叶眉,风姿绰约。一双水灵灵的小眼睛此刻冷冷的看着自己。
      
      “哪里走!看剑!”
      
      金蝉却是懒得理会这白衣女子,摔出一柄匕首,挡下这飞来一剑,借力匆匆消失在了夜色之中。
      
      “可恶!”
      
      眼睁睁的看着黑衣人从自己的眼中逃去,白衣女子实是不甘,跺脚暗骂着金蝉不给面子。
      
      忽然她停下了再次踩下的脚,有些弹性。
      
      惊慌间后退几步,借着星光,瞧见地上一个死尸,虽然发丝凌乱,面目因粘着鲜血而显得有些狰狞,但掩饰不住其俊秀,只是胸口处血肉淋漓,皮肉外翻,且两臂衣袖破烂,和着鲜血,端的吓人。
      
      抚着扑通扑通的胸口,白衣女子端详了片刻,才发现这死尸并没有死透,其后腿弯曲着,缓缓划过草丛的草叶,轻轻地刺啦啦声音在自己耳畔回响。
      
      伸出手指,探了呼吸,白衣女子开始皱眉,蹲下身子,把脉。接着,简略的清理下了下伤口,从怀中摸出几个瓷瓶,挑了两个打开,倒出两粒丹药捻碎,涂抹在伤口。随后,犹豫了一瞬间,准备撕下自己衣袖给“尸体”包扎。
      
      “等等,用我的,花尘姐姐。”
      
      这时,后面的人也已陆续跟来。看到白衣女子如此,领头的将领递上自己从身上撕下的衣袖。
      
      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这是李将军!”
      
      当其走到白衣女子身前,看到“尸体”的容颜后,脸上一副不可思议,呆在了那里。
      
      “什么?!”
      
      听到将领的话,花尘接到手中的衣袖差一点掉落在地。
      
      “顾海岸,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。”
      
      虽然花尘没有回头,声音不大。但清冷,透露着寒气。顾海岸可以听出其中的愠怒。毕竟,李将军是花尘自小定下娃娃亲,从未见过的未婚夫!此时地上之人濒临死亡,说其是李将军,岂不是在说花尘有很大可能要守寡?
      
      可是,地上之人真的是李将军,李玉箫。上次跟随大哥顾经年见到时,李玉箫给自己留下了深刻的记忆。不可能认错!
      
      “虽然我很想说是在开玩笑,但不是,他真的是李将军。”
      
      顾海岸声音有些颤抖,紧张地看着花尘,生怕其会有什么不好的反应。
      
      出奇的花尘什么也没说,亦没有特别的反应。没有回头,依旧安静地为地上之人包扎着伤口。当她包扎完伤口,手指停留在李玉箫的胸口。那里,是剑穿过的地方。
      
      顾海岸一动不动的看着花尘为李玉箫包扎完伤口,嘴角刚酝酿出几句安慰的话儿。却见花尘身子一歪,晕倒在地。
      
      轻轻舒了口气,顾海岸吩咐人带着军医将花尘和李玉箫送入马车,嘱咐着打着汴城花家旗号,一路小心谨慎地驾着马车,向着汴城赶回。
      
      而自己则率领大军,火速前往即将落入落小彼手中的军营。他必须要做一件疯狂的事情,劝大哥在落小彼到之前弃军而逃!不然,看到了失了李玉箫的军营,顾经年会被落小彼当做替代其的靶子折磨致死。而大军,估计会和他落小彼一样被杀的仓皇败退。
      
      夜色渐渐在天边的黎明下消退,顾海岸终于也到了云州边境军营。
      
      他本就是当今圣上手中的一支护龙强兵,虽然只有八千,但被派来支援落小彼,说什么一是敌军虽然屡败,但此刻已成屈兵,只怕会十分强悍,而下次将是云州的最后一战,军中精锐之士不足,所以派自己前来。二来是保卫落小彼的安全,助其掌控大军,维护军心。
      
      明面上如此,朝堂里勾当,真实情况谁又知?
      
      此刻在前往云州边境的落小彼一行人在慢吞吞的前行着,虽然离军营越来越近,但落小彼是一百个不愿意前行。
      
      可恨朝中那些孺子,竟给自己设下圈套,自己这次算把自己埋了,虽然终于达到目的,撤下了李玉箫的军权,即将干掉李家。
      
      可是,若这次搭上自己的性命,一切就又变得不值得了。毕竟,自己的命更重要!虽然自己和那边有联系,但那边的信誉,没人敢信。有的,只有赤裸裸的利益。
      
      哀叹着此行的凶险,小皇帝白痴般对自己过高的期望,他不仅希望自己收复云州,更幻想着自己直入敌国内部,横逐敌军三万里,如入无人之境,立下世之勋。欸,只怪自己平常吹的太厉害,让小皇帝当神了。可惜,自己不是神,而是还有些自知之明的人。这一行,该如何?
      
      当顾经年看到顾海岸那一刻,脸色有些不大自然。这是哪个混蛋的建议,竟让自家弟弟前来节制自己等人的兵权?不过,这只是眨眼间的事,顾经年一脸微笑的把顾海岸迎进大帐。
      
      帐内都是顾经年的心腹,在顾经年眼神的示意下,和颜悦色地领着顾海岸带进帐内的将领走出帐内,留下几人守着大帐,余下的带着顾海岸的人进行参观和安排住所了。帐内,只余下顾经年兄弟二人。
      
      二人坐在案前,顾海岸伸出右手,与大哥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,开始腕力的比拼。这是这么些年来,兄弟二人的习惯,通过比拼腕力,查看对方有没有对练武懈怠。
上一篇:眼前月中模糊的一切恍惚间离自己越来越远 下一篇:木案在兄弟二人的压迫下咯吱吱发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