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校合作

    更多 和父亲赌气的自己最后考的很好 admin
     
      
      “李亮。”
      
      “你是?”
      
      “李亮。”
      
      在李亮的震惊中,白色上衣男子轻舒了一口气,冷漠的脸上露出莫名的神采,微笑地看着李亮。
      
      “你……你是我?!”思忖了片刻,李亮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是,我是你,但也不是。”白色上衣男子轻声道。
      
      “因为,你比我…幸运。”
      
      在李亮的愕然中,白色上衣男子一笑,拉着他,一步跨出。
      
      世界,瞬间是两个模样。
      
      白天,一口小湖,湖边有半亩菜园,然后是一处人家,低矮的院墙,灰色破旧的土瓦房,最后是一条笔直的小路。
      
      此刻,李亮正和白色上衣男子立在这条小路上,入目的是那热闹非凡的小院。只是距离较远,听不清那里的人们在说着些什么。
      
      “还记得这里么?”
      
      “东湖。”
      
      东湖,自家村子东头的东湖,自己怎会不知?只是,这里怎会是十多年前的模样?
      
      “还记得去上初中那一年么?父亲拉着你的手,为了学费,四处借钱。”
      
      怎会不记得?那可是自己第一次拼命学习。
      
      那一年,自己成绩下滑的厉害,父亲对自己说:“考不上初中,就别上了。”于是,很好。而紧皱眉头的父亲,却会心的笑了。想到这里,李亮的脸上也不禁洋溢起一丝阳光。
      
      对于李亮的笑,白色上衣男子没有多说什么。沿着笔直的小路,低矮的院墙扑面而来,斗地主的说笑声大的惊人,恍若吵架。是九功叔,只有九功叔的嗓门这么大,无论输赢,总是这么的豪迈。
      
      熟悉的场景,熟悉的嗓门,李亮似乎看到了那些年,年幼无知的自己,任性,骄傲。那时,真好。
      
      这时候,李亮看到灰色的大圆石桌旁不禁一怔。那是一个穿着蓝色布衫的小男孩,他有一个漂亮的名字,叫做:李亮。
      
      小李亮正依靠九功叔的身子,贴在九功叔左边,安静地看着九功叔的一副好牌,似乎他随时可以赢下这一把。
      
      “他们看不到我们的。”
      
      立在院子的正中央,缓缓地看着每一个人的动作,抓牌,抱孩子,笑骂……耳边,白色上衣男子的声音传来。
      
      “你带我来这里到底是为什么?”
      
      “为什么...呵,我心里也一直在问。你我本是一个人,为何我们在今天的命运却是不同的。”
      
      李亮愕然,来不及思考白色上衣男子的言语,一声冰冷的话语袭来。
      
      “顾哥砍树时,被砸死了……顾哥为了孩子,太要强……。”
      
      死了!顾哥!
      
      霎时间,李亮脸色惨白,脚下一个不稳,跌倒在地。
      
      他们口中的顾哥,分明是自己的父亲啊!父亲!
      
      “爸!”
      
      “你乱吼什么!那是我父亲,不是你父亲!”
      
      白色上衣男子一个巴掌拍在李亮脸上,冷冷的看着李亮道。
      
      “我们明明是一个人,凭什么我的父亲砍树时死了,而你的还活着!凭什么!”
      
      白色上衣男子宛若盛怒的狮子,肆意爆发着自己的愤怒。此刻,他就像一个喷发的火山,左脚划过一道华丽的轨迹踢在李亮胸口。
      
      鲜血,自李亮口中溢出。然而李亮并没有反抗,躺在那里,以一种说不出的眼神看着白色上衣男子。
      
      李亮想怜悯他,用怜悯的目光看他。可是,自己有资格么?
      
      身边,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们安慰着两眼泛红,身体颤抖着的小李亮。
      
      李亮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小李亮眼中对生死无知地茫然不解,但因亲人逝去身体自行伤心,难过。
      
      怜悯自己?荒谬。
      
      “你是知道的,从小我们家穷,所以父亲平时会很努力,很努力的赚钱。可是,你现在回过几次家?!给他打过几次电话?!”
      
      在各种想法在脑海中激荡时,白色上衣男子悲苦的愤怒再次传来。
      
      “你告诉我,我那么的爱父亲。凭什么是我的父亲死了,你的活着?!”
      
      刹那之间,这些年自己与父亲相处的一切画面一一在心底划过。每一个,都是那么的简短,自己是那么的无礼。而父亲始终是微笑着,慈爱的看着自己,小心的说每一句话,生怕哪一句会惹的自己生气。
      
      原来,自己是这么的混账!
      
      “对不起…对不起…”
      
上一篇:目光温柔地望着敲着键盘的李亮 下一篇:月白更确定了心中那股惴惴不安不是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