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校合作

    更多 平步青云的陈家欲改革朝堂的陈家 admin
     
      天空中濛濛飘着细雨,似是专为打落行人一路的风尘。
      
      在苍翠的老树下,一个天真无邪的青衣少女拿起手帕在光滑的青石岩擦拭了几下,扶着麻衣老人坐下。而一旁是一白衣少年抱剑而立,静静地望着绵绵的雨丝。
      
      “师傅,青城派不远了。”白衣少年说不出的惆怅。
      
      五年前,就是在这么一个细雨绵绵的时节,在政坛被群起而攻,一败涂地,罢官归乡。可这世上,谁又能真正轻易放过谁?于是,紧接着的便是着数不清的追杀和梦魇追随。
      
      “钰儿,逃出去,不要报仇!”
      
      母亲最后的话依约在耳。可是,仇恨,不甘怎会轻易磨灭。那可是陈家的一十八口人命,胸中的血岂能冷。他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:若我陈钰不能报仇,活着又有何意义?
      
      幸好,他遇见了师傅。他一定要学成之后,报仇。
      
      陈钰紧紧的握着拳头。
      
      “是啊,不远了。”说不尽的感慨,麻衣老人看着远方,喃喃说着,似是自语。
      
      忽然,青衣少女拉起麻衣老人的手,依偎在老人怀中,睫毛轻颤,柔声细语道:“师傅,素素好怕。”
      
      雨虽然一直在飘荡着,但麻衣老人眼神不再迷离,似是被青衣少女的话儿摇醒,挣脱了回忆。他慌忙低下头慈祥地看着怀中的徒儿,一双大手把麻衣大部分罩在她的身上,笑着说道:“有什么怕的,有我这老头子在。”
      
      素素没有说话,只是歪歪的伸出手指,指着远处。那里,经过秋雨的洗礼,草木清幽。不过,细细草叶之上,在这场雨中,汇聚了不知多少小水珠,一个逗大的水珠出现,压的草叶缓缓弯下了腰。
      
      噗!
      
      白亮晶莹的水珠打在草叶下面一个泛着红晕的制式道袍之上。显然,那是一具尸体。
      
      陈钰不等麻衣老人说话,瞬间施展轻功奔到尸体之处查看起来。尸体还没有僵硬,应是没有死多久。不过脸色铁青,上面又有几道伤痕,再加上似乎沐浴过鲜血,看起来颇为恐怖。身上还有几处剑伤,伤口处鲜血混着雨水染红了道袍,显得有些凄惨。
      
      此刻,陈钰有些沉默。因为这尸体身上的道袍是青城派的,显然青城派有了什么变故,不然在青城派的范围不会无故出现其门派弟子的尸体。而他们这一行的目的却是青城派,看来要生波折了。
      
      “师傅,是青城派的人。不过,这杀人手法我看不出是出自……。”
      
      这时候麻衣老人也已来到尸体跟前,看到剑痕,竟顿时变得神色忡忡,严肃起来。不等陈钰说完,麻衣老人说道,接着身法施展开来,瞬间到了数十米之外,消失在了陈钰的眼中。
      
      身旁,只留下老人的声音:“你看好素素,我先上山。”
      
      望着师傅消失的方向,那里朦胧的翠色似乎暗暗充斥着杀机,随着轻飘飘的细雨绵绵不绝。
      
上一篇:木案在兄弟二人的压迫下咯吱吱发响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