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校合作

    更多 喜悦的神色挂在每一个将士的脸上 admin
     
      
      “厚葬。”
      
      当夜,灯火通明。他们坚信,在李玉箫将军的率领下他们必将收复云州,自己将得到一份旷世奇功的荣耀。他们已经十三战十三捷,杀灭敌人十余万人。胜利,必将持续。等收复了云州,结束了战事,回去娶了媳妇,待自己老了也有向自己儿女吹嘘的本钱。收复云州可是有你老子我的一份功劳,当年老子如何如何。此时想想,都让人觉得兴奋。
      
      “将军,撤兵吧。不然……”
      
      顾经年看罢李玉箫递过来的诏书,心底不禁一沉,这已经是第七道召回诏书。朝廷不知错吃了什么药,竟要求撤兵!
      
      “来不及了。”
      
      李玉箫面色坚毅,平静的答道。可是,顾经年莫名的感觉将军有些凄凉的味道,如似那末路英雄在轻叹。虽是淡然,但更让人觉得悲苦,不甘。
      
      此时,李玉箫缓缓从袖中掏出三张召书掷给了顾经年。然后裹了裹披在身上的大衣,出了帐篷,望向北方,那里是近在咫尺的未收复的云州。
      
      “将军,你快逃吧。这里有我,一定不会让大伙吃亏的。”
      
      片刻,顾经年出了大帐,到了李玉箫跟前,跪在地上,啜泣着。他没有想到,朝廷已经下了十道诏书,诏诏如刀,绞在其心上。最后一次,竟要派妖人落小彼接收兵权,并关押将军回京下狱,而落小彼到的时间预计就在这两天了。朝廷怎么可以这样?!
      
      扶起自己这三年里最得力的裨将顾经年,李玉箫点了点头,知道此刻不能再多做犹豫,落小彼随时会来。只是,可惜未能把云州收复。
      
      云州的百姓,我李玉箫对不起你们!
      
      李玉箫略作收拾,在夜色的掩护下偷偷离开了大军,消失在了星光指引之下。
      
      大约走了两个多时辰,李玉箫停了下来。在高过人头的草丛掩饰下,他歪着身子躺了下来,毕竟白天厮杀了一天,晚上没有休息多久便走了两个多时辰。
      
      夜空中的繁星今夜格外的明亮,而明月却不知隐匿到了何处,似是在躲避着什么。
      
      是天狼食月么?
      
      呵呵,那样明月岂不是如自己一般,在未知的地方,仓皇出逃。
      
      哒哒!
      
      伴随着马蹄声,李玉箫注意到了远处正在飞奔的马匹,马匹上,一个黑衣蒙面人手持马鞭,在奔驰中却四处张望着,寻觅着周围的风吹草动。马匹后面,四散跟着的是二十余人的黑衣人。
      
      “快搜!”
      
      如是看到了李玉箫一路潜行所留的足迹,黑衣领头人勒马而止,哈哈一笑:“李玉箫,看你这次往哪里逃!”
      
      星光下,李玉箫似可看见其因说话而晃动的蒙面黑布,随着黑布的摇摆,狰狞的笑脸自己就跑到脑海里了。
      
      摒住呼吸,李玉箫小心翼翼地离开卧身之地。挑好方向,正要匿走。
      
      哐!
      
      在那一刹那之间,李玉箫陡然心惊,危险地感觉,杀气直射自己。
      
      来不及多想,下意识地反手执剑回挡,然后便是一声碰撞之声。箭余劲犹响,不甘的跌落在地。而李玉箫一个踉跄,口中一口鲜血喷出,顾不得狼狈,一个打滚,躲过再次飞来的一箭。
      
      此时,黑衣人已经渐渐包围住了李玉箫。似是知道自己的结局,李玉箫望了一眼京城的方向后,索性立在那里不再移动,静静的等待黑衣人到达。
      
      “李玉箫,你可还记得我么?”黑衣蒙面领头人,操着沙哑的声音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你是金蝉。”
      
      看着黑衣人的片刻,李玉箫缓缓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对,我是金蝉。若不是你,我岂能被朝廷追杀五年。今日,你李玉箫该偿命了。”
      
      想到了过去,金蝉恨,如果没有李玉箫,金蝉自认自己依旧是第一等的风流和尚,可是因为他李玉箫,身败名裂,只能逃亡。金蝉的血刀开始颤抖,开始咆哮。
      
      优雅的血光,恍若一道血色的波痕,按着玄妙的轨迹袭上李玉箫。
      
      接着,四周的黑衣人围上,开始各自出手,展开对李玉箫的绝杀。
      
      那么,便杀吧。
      
      李玉箫喃喃,他不会后悔五年前捣破金蝉灭亡朝廷命官满门之事,若不然,天理何在?而今日,至多不过一死而已。
      
      李玉箫神色肃穆,手中长剑挥舞个不停。片刻之间,李玉箫杀了三人,伤了五人,而代价是左臂挨了一刀,不能动弹,背后亦被子母毒箭所伤,身体开始渐渐麻木。
      
      李家剑法到底是杀伐为主,防御不足。能做到如此,已是不易。金蝉本是江湖成名高手,二十余位黑衣人武功亦皆是一流。看来,某人真是要将自己绝杀在此。只是,会是谁呢?不仅请动了金蝉,更请了这二十余位一流高手。
      
      伤,愈来愈重。
      
      神,愈来愈疲。
      
      看来,我要死了。
      
      李玉箫恍惚间回到了三年前。
      
      血菩提出,才子争雄!
      
      嵩山派的莫大先生偶得江湖至宝血菩提,他自己却并未服下。只因他酷爱琴棋书画,所以竟采取了以各路英豪各自聘请的才子对决,决定血菩提的最后归属。嵩山派人多势众,力量强大。为夺得江湖至宝,江湖人士们只好按规矩纷纷聘请各路才子。
      
      而自己被聘请后遇到了出师以来最大的对手,沈清俊。至今,李玉箫依然记得三局三平,最后一局棋艺的对局,自己一子险胜。
      
      不知为何,此刻,李玉箫脑海里竟出现那时站在沈清俊身后的白衣少年,唇红齿白,风神如玉。
      
      恍惚之间,他微微一笑,向着自己抱拳,冷声道:“请指教!”
      
      嗤!
      
      一剑穿胸!
      
      由于疲惫以及精神恍惚,李玉箫手中软弱的剑被金蝉一刀崩飞,接着余下的一个黑衣人一剑跟上,直入胸膛!
      
      而此刻,黑衣人只剩下一十三名!
      
      “你终于要死了。”
      
      金蝉仰天大笑,大仇终得报,江湖快意只在此时。
      
      李玉箫力乏,支撑不住这一剑的惯性,仰面就要倒下。这时候,他似乎听到了顾经年的声音,身体强自挤压出一丝力气,然后望了一眼声音的方向,倒下。
      
      “何方贼子,竟敢在此大胆行凶!”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目光温柔地望着敲着键盘的李亮